我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一出一个政策

  因为大城市现在大家都感觉到出现了很多的大城市病,大城市的人口太多了,所以以后中国城镇后的人口主要在哪里?以前的路径是重点发展中小城市。

  所以我觉得要让这些城市本身能够容纳大量的人口的流入。其实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中国的户籍制度应该说基本宣告终结了。我想如果说我们把这个事放在30年的历史长河,应该我的统计是应该超过89个了。大家可以去看,为什么我看好二、三线?因为中国人口以后流入的主要区域就是二、三线万这么一个区域的这些城市。那么这样的话我们觉得中国的现代化任务就完成了。人口密度太差了。

  要做好很多准备,公共政策是一个方面,产业是一个方面,所以其实对于这些城市来讲,我觉得有先见之明的城市,人家一定会把这个政策变成城市发展的机遇,二、三线城市的崛起会成为下一个周期中国经济的一个最大最大的事件。

  到那个时候如果说就剩下两三个城市还需要限制人口的话,那意味着什么呢?户籍制度基本上就废除了,那我们的二元社会基本就废除了,中国社会会从一个农村社会变成一个城市社会。

  欢迎来到《财经观察家》,我是马光远,今天我们关注的话题是:国家发改委关于全面放开大城市人口限制的一个通知。

  如果我们政策应对得当的话,我不认为这个政策最终会演化成那么一个非常低层次的炒房的政策。我们希望中国的城镇化能够加速,我们希望下一个30年我们能够抓住这么一个最大的红利,完成城镇化这么一个重大的使命。

  为什么一看到这个就想到房地产?人来了,人来了就需要房子,需求就大了。需求大了以后,房价当然会起来。所以我觉得这个考虑,对一般人来讲,对普通老百姓603883)来讲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

  我们的大城市为什么大家感觉到很拥挤、人多了?我们的管理水平没有跟上,我们的城市管理水平太低了。

  我们现在来看中国经济的发展,40年以后我们来看的话,过去的很多红利都结束了,人口红利结束了,市场化改革的红利结束了,工业化的红利结束了,全球化的红利结束了,过去推动中国经济发展,几乎所有的红利都结束了。现在我们没有完成的就是城镇化,而且我们的城镇化是大大滞后的。

  6、最后限制人口的就剩下几个比较特殊的城市,意味着中国的户籍制度基本宣告终结,中国城镇化最大的障碍就消除了。

  14亿人口如果完成城镇化,12亿人口要在城市,12亿人口其实80%就在我讲的这些大城市。这些大城市其实从数量来讲远远不够。

  发改委的文件里边讲到一个亿,每年一个百分点,对吧?按照这么一个速度,这个城市本身在迎接这些人口的进入的时候,在社保、教育、医疗,包括住房等等方面,这些政策怎么样进行配套非常重要。要避免这个事成为一个炒房的政策,就必须做到什么?要必须做到未雨绸缪。

  我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一出一个政策,一哄而上,没有做好准备,然后楞,到最后发现出现了很多问题,然后纠偏,甚至把这个事儿归结到政策身上。政策本身没有问题,大家最担心的还是房子。

  因为我们对城市管理不重视,比如说大家一提到城管,城管都是干什么的?要么是文化层次不高,要么是素质不高等等这么一个群体。但是大家去美国、去欧洲很多城市看,从事城市管理的人都是什么样的?博士毕业这样的一些人,高素质高水平的。

  从我们国家整体大城市的人口占全国人口的比重来看的话,我们其实在全球来看的话,仍然处在非常低的地位。比如说我们的大城市,现在目前大城市的人口占我们全国人口的比重不到25%,世界上很多国家大城市占全国人口的比重都超过50%了,40%多的都算比较低的,我们不到25%,也就是大城市是有空间的。

  这个政策可以讲,真的是里程碑的,它释放出的很多的正面信号非常多,这个政策如果走下去,我们多年呼吁的废除户籍制度,那就是水到渠成。

  我们讨论的问题都是一旦进入大城市,他需要社保,谁来买单?一旦进入大城市,需要这个,需要医疗,需要教育,需要各种各样东西,谁来买单?但是我们从来没把这些人口没有看成他是一个资源和红利,他进入这个城市,给这个城市带来了多少多少的正的增长的东西,大家没有去考虑。

  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,要求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,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,城区常住人口100万—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;

  比如说北京市,北京户籍人口之外的这些人,每年创造的价值是非常大,我们没有考虑他们的产出,就考虑说他们来了以后会占用我们多少医疗资源、教育资源,这些思路是完全错误的。

  国家发改委最近发布的一个文件,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的这么一个通知,要求大城市全面放开或者放宽落户的一些限制,这个信号透露出的意义究竟在哪里?

  7、14亿人口如果完成城镇化,12亿人口要在城市,12亿人口80%就在大城市,大城市数量远远不够。

  有一些城市要全面放开,没有任何限制,有一些城市要放宽,在整个的过程中如何做到平稳有序?如何不要把这样的一个城镇化这种大的格局上的政策,最后演化成一个炒房的政策?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些配套的措施。

  我们过去为什么有些城市往外赶人?原因就在这个,思路没改变,没有把这么一个巨大的红利看到,而是把他们看成一个包袱。这是过去我们为什么在城镇化推动过程中,我们实行那么一个非常严格的户籍制度的一个主要原因。

  一会儿这个路口堵上了,一会儿拉开,随意性非常强,所以我们现在中国的大城市病,很多不是城市有病,而是人有病,人的管理能力没有跟上。所以我们到最后反而觉得我们的城市太拥挤了,我们的大城市人口太多了,然后把人往一些没有产业、没有经济基础的中小城市扔,中小城市这些人是活不下去的。

  我们现在如果按照户籍人口的线%的城镇化率,我们差得很远。我们假定如果说我们每年按照1%的速度,30年达到30%,我们整个的城镇化率可能才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。那意味着什么?中国至少有5亿的农民会进入城市,变成市民,这些人到哪里去?不可能去中小城市。

  所以这个事本身我认为不是炒房,有很多人说这是炒房,又问房地产怎么样?会带来房子的问题,特别是人口大量流入的城市。比如说最近几年那些抢人的城市,未雨绸缪率先抢人的城市,你比如说西安2018年人口流入差不多105万,第一。广州、深圳也是几十万,还有一些城市大家也在抢人,现在大家都觉醒过来,觉得人是重要的资源而不是负担。

  城市管理是一项非常高端的工作,我们没有把它重视。比如说交通管理方面,我们现在整天吹嘘大数据,吹嘘这个,吹嘘那个,就是那个交通拥堵解决不了。

  我们的管理能力为什么到了极限?城市比农村发达,围绕大城市构建大的城市群,人口主要往大城市走。所以我觉得国家发改委在发布这个文件的时候,这是一个大的方向。其实是回到人类城镇化的一个基本规律。把城镇化的基本路径理清楚了。土地利用效率太差了,我一直给大家讲,那是没有太大问题的。根据我这几年持续的关注和统计,为什么?因为我们的管理能力已经到了极限。第三个,中国城镇化的最大的障碍就消除了。中国城区人口超过百万的城市,主要针对常住无户籍人口的落户问题。要慢慢来。

 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里边提到我们新型城镇化的时候,特别提到要围绕中心城市。过去我们谈到中国的城镇化,大家谈的最多的要发展中小城市,人口大量的往中小城市走,为什么?

  到下一步,我们现在是100万到300万的彻底放开,300到到500万的全面放宽,我相信到下一个阶段,不久的将来,300万到500万的也就全部放开了,最后限制人口的可能就剩下那么几个比较特殊的城市了。

  我们如果从全球城镇化的基本路径来看,世界上迄今为止,凡是完成城镇化的这些国家,城镇化的主要区域在哪里?就是大城市、城市群。特别在我们整个东亚已经完成城镇化的国家,比如说日本韩国,大家去看的话,这些国家的人口主要分布在大城市、城市群.比如说日本,百分之六七十的人口分布在四大城市,围绕四大城市,最后形成一个大的城市群。

  慢慢的其他城市,三线城市进入二线,四线城市就是三线等等。这话具备一些大城市的基础的话,我们觉得整个中国再去构建大的城市群、都市圈基础就比较具备了。

  过去40年中国经济的竞争是区域之间的竞争,省与省之间的竞争,下一步中国经济之间的竞争就是城市的竞争。我们很快就会看到,中国一线城市的这种真正的大扩容,我觉得目前来讲的话,中国至少有十个城市具备进入一线城市的潜力。

  城镇化事实上本质上就是围绕大城市,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,城市的重要性比农村要重要,1、大城市全面放开或者放宽落户,土地的利用北京跟首尔比,城区常住人口300万—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,我看好二、三线,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提出的放松落户要求,当然我们要稳步推进,人口主要往大城市走,如果就剩下这么几个城市,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。城镇化本质上就是围绕大城市构建大的城市群,这些城市以后国家层面应该还会出台政策,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;你比如说土地的利用,大幅增加落户规模、精简积分项目,2017年中国城市符合城区人口300万至500万条件的共有沈阳、大连、长春、哈尔滨、杭州、济南、青岛、郑州、昆明、西安等10座城市。

  如果去中小城市的话,他没有就业,没有任何东西,产业链、价值链都是很短的。这些人为什么愿意往大城市跑?因为大城市有很多很多的就业的机会,生存的机会。我们过去把人进入城市看成负担的。

  所以我们经常建议国家级的会议不要要么在北京,要么在上海,要么在深圳,可以分布到中国很多城市去,给这些城市发展的机会。我们看到,有很多原先不属于一线的城市,也得到了举办国家级会议的机会。

上一篇:这一项目阿方副经理纳吉布拉·阿里在接受新华社
下一篇:而是对自1978年以来历年召开的“中华人民共和国